12月18日,霍思燕在某综艺节目中曝光了和老公杜江未举办婚礼的内幕。霍思燕表示自己和杜江结婚的时候因为怀孕没办婚礼,并笑着喊话“杜江欠我一个婚礼”,之后不小心又哭了出来。

霍思燕表示:“其实结婚后每一年都有提,但是每年他都被我安排出去了,这个不怪他,怪我自己还没准备好”,面对老婆的爆料,杜江则表示:“她其实是在保护我,因为领证时在怀孕,就没准备这个婚礼,这个事情是我的错,我应该更坚持一些去推动这件事,不应该让一个女孩追在我屁股后面问,什么时候办婚礼”。

        加强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职业性,意味着让职业系统发挥更大的作用。既然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是为职业和行业而设立,那么行业的介入是理所当然的。其实相关行业早已介入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比如一开始就有的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但这种介入力度显然不够。政府提出“积极引导、鼓励行业、企业及社会力量支持、参与专业学位教育”,仅仅鼓励和引导是不够的,对于本行业和职业系统的人才需求,行业最有发言权,理应扮演主导角色。但以行业组织为主导,并不意味着弱化高校的责任,而是在新的合作基础上培养出更适合行业需求的高质量专业人才。专家指出,行业普遍缺乏参与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动力,其原因就在于行业迄今只是一般性参与,缺乏主导性参与机制。

        总之,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近几年的跨越式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高教系统的推动,而当前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完全在高校围墙内部进行,行业系统少有实质性参与,这是导致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困境的症结所在。要改变这一格局,就必须跳出教育本位和高校本位的思维模式,加强与行业系统的密切合作,且在这种合作中,行业组织应占据主导性地位。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把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与职业实践更密切地结合起来,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才能更具有职业的导向性和针对性,否则难以达到预期的政策目标。(作者:陈洪捷)

        但是,专业学位与学术学位研究生的区别在哪里?专业学位研究生需要怎样的知识基础、培养模式和师资队伍?培养质量如何保障?对于这些问题,不论是决策者还是实施者,都还缺乏一个清晰的概念。按照权威说法,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是针对社会特定职业领域需要,培养具有较强专业能力和职业素养、能够创造性地从事实际工作的高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的研究生教育。专业学位与相应学术学位处于同一层次,只是培养目标和内容各有侧重。但问题是,高校自身是否具备培养高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的条件?

       其实,行业在行业性人才培养和使用方面有其优势,能够根据行业实践需要,为人才培养制定更有针对性的培养方案和质量标准,并为培养过程提供有力支持。而高校可以利用自身优势参与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落实培养过程。也就是说,行业在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中应当发挥更大作用,落实到课程设置、教学、考核以及学位认定等具体环节。当然这只是原则,专业学位研究生是一个复杂的领域,不同行业和职业有其特殊性,且硕士层次和博士层次的专业学位与相关行业的关系,也有很大差异。所以在具体的制度设计时还要充分考虑到不同行业和职业的差别。

看到爆料后的网友纷纷表示:“这就是神仙爱情啊”、“两人要幸福永远”、“蛮期待他们婚礼的”。

        众所周知,高校的研究生教育历来是以培养学术人才为目标的,无论是培养制度还是教师的训练,无不以学术为目标。而培养高层次职业型、实践型人才的专业能力,显然不是其优势所在。实证研究结果显示,除部分发展较好的专业学位项目外,专业学位研究生对学业的满意度不高,高校教师对专业学位研究生的质量评价也明显偏低,社会对专业学位研究生的认可度也并不理想。

        基于此,通过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来扩大研究生教育规模成为各方共识。这一决策不仅能达成“做大做强”的战略目标,还能满足高校对研究生教育资源的需求。从财政角度来看,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成本较低,有的甚至还可以收费,无论对于上级主管部门还是高校来说都是利好消息。

        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种种问题,归结到一点,其实就是政府指出的“学术化”倾向。造成“学术化”倾向有两个成因,一是由于高校在研究生教育层次缺乏培养“专业能力和职业素养”的条件和经验,只是在原有学术型研究生培养制度基础上,通过修补和改造,制定出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方案。由于这套培养方式与职业和行业缺少联系,因此并不具备职业针对性。所以专业学位虽然号称是实践、职业导向的研究生教育,但基本还是按照学术型研究生培养套路进行的。在培养单位中,一般培养专业学位硕士和学术硕士的都是同一拨教师,可谓“两套体系,一套人马”。二是由于高校缺乏对职业实践的理解,无法为专业研究生培养制定清晰的培养标准,基本还是以学术研究生的培养标准来管理、评价专业学位研究生,这体现在课程设置、论文评价等方面。这两点导致整个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目标出现了偏差,面临困境。

        如何破解这一难题?简单来说,就是要纠正“学术化”倾向,加强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职业性,让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回归专业的位置。所谓专业学位本就是“舶来品”,专业学位一词在英语中是professional degree,就是特定职业的“职业性学位”。所以加强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职业性”,就是破解这一难题的关键所在。